1944年5月29日
     刘少奇在中共中央西北局召开的群众工作座谈会上讲话。讲话指出:领导群众运动的原则,就是要从实际出发,根据群众切身的经济和文化要求去组织群众,提高他们的觉悟,发动群众参加新民主主义的经济、政治和文化建设。做群众工作的同志首先要对群众负责,不要把对党负责与对群众负责对立起来,对群众负责就是对党负责。测量一个同志是否对党负责,首先要看他对群众是不是负责。

▲1935年5月29日,中央红军左纵队先头部队在泸定桥西头发起夺桥战斗,胜利抢占大桥。图为泸定桥。


1939年5月30日  
      毛泽东在西北青年救国会举行的模范青年授奖大会上讲话。讲话指出:二十年前,在北京参加五四运动的青年,是真正的模范青年,因为他们反对卖国政府,在五四运动中流了血,参加了那样的斗争。那时候的革命青年,后来有不少成为共产党员。中国的青年运动有很好的革命传统,这个传统就是“永久奋斗”。我们共产党是继承这个传统的,现在传下来了,以后更要继续传下去。什么是模范青年?就是要有永久奋斗这一条。这是最主要的一条,没有这一条,什么都是空的。奋斗到什么程度呢?我们说:永久奋斗,就是要奋斗到死。这个永久奋斗是非常要紧的,如要讲道德就应该讲这一条道德。模范青年就要在这一条上做模范。当然在政治上要有一个正确的方向,但是光有这个正确的政治方向是不够的。有了正确的政治方向后,还要坚定,就是说,要有“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”。这个方向是不可动摇的,要有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的骨气来坚持这个方向。这样的青年,才是真正的模范青年。这样的道德,才算是真正的政治道德。今天在座的模范青年,要跟反共分子作斗争,反对妥协投降,反对反共。模范青年们,你们要切记这一点——“永久奋斗”。

▲1925年5月30日,上海爆发了反帝爱国的五卅运动,掀起了全国范围大革命高潮。


1980年5月31日  
      邓小平同胡乔木等谈到安徽农村改革问题指出:农村政策放宽以后,一些适宜搞包产到户的地方搞了包产到户,效果很好,变化很快。安徽肥西县绝大多数生产队搞了包产到户,增产幅度很大。“凤阳花鼓”中唱的那个凤阳县,绝大多数生产队搞了大包干,也是一年翻身,改变面貌。有的同志担心,这样搞会不会影响集体经济。我看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。我们总的方向是发展集体经济。实行包产到户的地方,经济的主体现在也还是生产队。可以肯定,只要生产发展了,农村的社会分工和商品经济发展了,低水平的集体化就会发展到高水平的集体化,集体经济不巩固的也会巩固起来。关键是发展生产力,要在这方面为集体化的进一步发展创造条件。具体来说,要实现以下四个条件:第一,机械化水平提高了。第二,管理水平提高了。第三,多种经营发展了。第四,集体收入增加而且在整个收入中的比重提高了。从当地具体条件和群众意愿出发,这一点很重要。

▲1939年5月,延安出版发行陈云撰写的《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》。图为在解放区出版发行的四种版本。


1936年6月1日 
       为培养补充抗日军政干部,提高红军自身的战略技术水平,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在陕北瓦窑堡创立。同日,第一期学员举行开学典礼,毛泽东、张闻天、周恩来等出席开学典礼并讲话。1937年1月20日,红大随中央机关迁至延安,改称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。1945年8月,随着抗战胜利,抗大完成了历史使命。10月,原抗大总校一部分教职学员奉中央军委命令向东北进军,1946年2月底到达吉林通化,筹办东北军政大学。新中国成立后迁入北京,发展成为今天的国防大学。

▲1936年6月1日,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在陕北瓦窑堡创立。图为大学旧址。


1925年6月2日  
       周恩来向黄埔军校学生作题为《军队中的政治工作》的讲演。讲演着重论述了军队的性质和组织,指出:军队不是阶级,是一种工具;军队是压迫阶级的工具,而也可以作被压迫阶级的工具;军队的组织有很重大的意义,是实现我们的理论的先锋;军队有种种集成的方式,这方式是依社会环境各时代的生产方式而变迁的。

▲1931年6月,红七军到达中央革命根据地江西兴国县,编入彭德怀率领的红三军团。图为当时会师的情形。


1948年6月3日
       毛泽东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复粟裕、张震等电。电报指出:在整个中原形势下,打运动战的机会是很多的。但要有耐心,要多方调动敌人,方能创造机会。最近时间内,陈士榘、唐亮需要协助刘邓作战。只要刘邓能打一二个好仗,局势就会开始起变化。因此你们到达适当地区后,不是休息三天,而是休息半月左右,全军精心研究技术战术,养精蓄锐。即使有打小仗的机会,主力也不要去打。等候刘邓对张轸作战完全结束,陈唐到达陇海汴徐线附近并休息若干天消除疲劳之后,再采取调动敌人之行动,于运动中歼灭敌人。在打五军、七十五师等部时,不要企图一次打得太多,要说服干部不要急于求赫赫之名,急于解决大问题,而要坚忍沉着,随时保持主动。这封电报收入《毛泽东文集》第五卷。

▲1919年6月3日以后,上海工人率先罢工,使五四爱国运动进入新的阶段。图为北京《晨报》关于上海六、七万工人总同盟罢工的报道。


1947年6月4日  
      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致各中共中央局、战略区领导人电。电报指出:现在我军作战业已全部由战略防御转变为战略反攻,过去需要破坏的铁路,现在一般地已无此种需要,相反,如果现在还不停止破坏铁路,我们就将做出错误。因此,从现在起,除作战时因为战术上的某些需要,我军所到之处,对于铁路员工及铁路上的铁轨、枕木、路基、桥梁、涵洞、车站设备等项,一律加以保护,并劝告人民一律保护。此外,对于一切普通公私建筑物、道路、桥梁、矿山、工厂、机器、军用或民用物资,均照上项原则,除战术上必要者外,一律重申禁令,不得破坏,即使暂时可被敌利用,亦不要破坏。

▲1925年6月4日,为加强五卅运动中的反帝宣传,中共中央创办《热血日报》,由瞿秋白任主编。